網站首頁 > 集團動態 > 集團公司動態
曾杰偽造印章罪一案二審(2019)黔2322刑初219號:刑事判決書
時間:2020/3/11 11:20:30 來源:集團公司

貴州省興仁市人民法院

2019)黔2322刑初219號


公訴機關貴州省興仁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曾杰,男,1975年1月19日生于貴州省余慶縣,土家族,中專文化,經商,戶籍地貴州省貴陽市小河區,現住貴陽市。因涉嫌犯偽造公司印章罪,于2016年9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2日被取保候審。2019年2月20日被逮捕,同年9月11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楊懷清,貴州黔興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劉光軍,男,1975年6月10日生于重慶市涪陵區,漢族,初中文化,經商,戶籍地重慶市涪陵區,住重慶市。因涉嫌犯重大責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23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蔣建全,重慶乾乙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汪光明,男,1974年9月24日生于貴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縣,苗族,大學專科文化,戶籍地貴陽市南明區,住貴州省貴陽市。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偽造公司印章罪,2009年2月20日被貴陽市小河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因涉嫌犯重大責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22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羅天高,貴州高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崔道明,男,1969年6月7日生于重慶市涪陵區,漢族,專科文化,經商,戶籍地重慶市涪陵區,現住貴州省興仁市,系貴州省博融養生城建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因涉嫌犯重大責任事故罪,于2017年11月20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王智星,重慶坤源衡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韓樂建,男,1968年6月20日生于重慶市涪陵區,漢族,大學專科文化,務工,戶籍地重慶市涪陵區,現住貴州省興仁市。因涉嫌犯重大責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興仁市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黃衛民,男,1970年3月26日生于福建省德化縣,漢族,高中文化,務工,戶籍地重慶市涪陵區,現住貴州省興仁市。因涉嫌犯重大責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17日被興仁市公安局取保候審。

貴州省興仁市人民檢察院(原興仁縣人民檢察院)以興仁檢公訴刑訴[2017]230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劉光軍、曾杰、汪光明、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犯重大責任事故罪,以興仁檢公訴刑訴[2017]23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曾杰犯偽造公司印章罪,于2017年11月3日、2017年11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9年2月26日作出(2017)黔2322刑初265號刑事判決,被告人曾杰、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提出上訴。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15日作出(2019)黔23刑終125號刑事裁定,撤銷本院(2017)黔2322刑初265號刑事判決,發回本院重新審判。2019年7月29日本院重新立案審理。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9月5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貴州省興仁市人民檢察院指派副檢察長羅華、檢察員宋舜寓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曾杰、劉光軍、汪光明、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及辯護人楊懷清、蔣建全、羅天高、王智星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貴州省興仁市人民檢察院指控:

一、曾杰偽造公司印章事實

2013年2月19日,被告人曾杰與廣西恒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西恒輝公司”)簽訂了承包經營合同,由曾杰繳納費用,承包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進行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2013年至2015年期間,曾杰未經相關國家印章管理行政部門審批,安排員工張某到非正式印章刻制地點,兩次刻制廣西恒輝公司及其貴州分公司的公司印章、財務印章、法人印章、合同印章,共計八枚,并以廣西恒輝公司名義先后與貴州博奧建筑安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博奧公司”)簽訂《聯合經營合同》,與貴州省興仁市宏興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繡都會”)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經鑒定,曾杰以廣西恒輝公司名義簽訂的上述合同中使用的印章與廣西恒輝公司的印章不是同一枚印模蓋印形成。

二、重大責任事故事實

2016年8月25日16時20分許,位于興仁市東湖街道辦事處的貴州博融養生城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博融公司”)“博融天街一期~b區車庫、物管用房及商業”建設項目在屋面板混凝土澆筑完畢進行表面清光時,模板及支撐體系坍塌,造成正在施工的游某、劉某1、王某1死亡。經興仁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被害人劉某1、王某1系多組織器官嚴重損傷死亡,被害人游某系顱腦嚴重毀損死亡。經黔西南州人民政府調查認定,該起事故是一起生產安全責任事故(以下簡稱8.25事故)。

該建設項目,是由被告人崔道明為法定代表人的貴州博融公司投資建設的一期二標段工程。2013年4月2日,被告人崔道明成立貴州博奧公司,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于博奧公司不具備承建博融公司一期二標段工程資質,需要找一家具備一級建筑資質的建筑公司掛靠,崔道明安排公司副總經理洪某找到負責廣西恒基建設工程咨詢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以下簡稱“恒基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被告人汪光明,商談博奧公司掛靠一級建筑資質建筑公司的事宜。汪光明將此事告知負責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被告人曾杰,曾杰遂委托汪光明代表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與博奧公司具體洽談。2014年1月的一天,曾杰安排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員工田某帶著偽造的廣西恒輝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黃某1的印章同代表恒基公司的汪光明從貴陽來到興仁,與代表博融公司、博奧公司的洪某簽訂合同。由博融公司與廣西恒輝公司、恒基公司分別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建設工程監理合同》和《監理項目管理責任協議書》。由博奧公司與廣西恒輝公司簽訂《聯合經營合同》。為規避住建行政主管部門的檢查,故意將合同簽成不同的時間。在《監理項目管理責任協議書》中,約定由博融公司代恒基公司編制工程項目監理規劃、工程項目監理實施細則和監理資料。在《聯合經營合同》中,約定由博奧公司以廣西恒輝公司的名義組織工程施工并組建工程管理項目部,廣西恒輝公司提供技術、資質支持。后來,博奧公司指派公司聘用的不具備項目經理資質的被告人韓樂建以廣西恒輝公司的名義擔任項目執行經理在現場組織施工,指派聘用的被告人黃衛民擔任項目安全員。

2014年2月3日,博奧公司與實際負責人為被告人劉光軍的重慶市和興建筑勞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興公司”)簽訂《建筑工程勞務總包合同書》,約定博奧公司將興仁市博融天街一期工程眾蕓苑7號(原設計圖A-2、B-1、B-2、B-3、B-4、B-5)土建工程的勞務發包給和興公司,施工范圍為施工設計圖所包含的建筑物及其附屬構筑物的所有勞務工程,還約定和興公司使用的架管、扣件只限于向博奧公司租賃,和興公司負責安全生產,處理施工中出現的安全事故。

之后,和興公司在施工過程中,明知施工的高支模無專項施工方案,不向工程總包單位提出所需的施工方案,任由勞務班組憑經驗違規施工。因滿堂支撐架搭設不滿足規范規定的基本構造要求,支撐體系承載力不足,支撐體系壓曲失穩而整體坍塌,導致正在施工的游某、劉某1、王某1死亡。經檢驗,坍塌現場使用的直接扣件、回旋扣件、十字扣件不合格。

2016年8月26日、8月31日,博融公司分別賠償了劉某1、游某、王某1家屬730088元、809729元、826984.55元。

案發后,被告人曾杰、劉光軍、汪光明、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經公安民警電話通知后主動到案。

上述指控,公訴機關提供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鑒定意見、勘驗檢查筆錄等證據,認為被告人曾杰的行為構成偽造公司印章罪和重大責任事故罪,其余被告人的行為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六被告人對指控無異議,自愿認罪。

辯護人楊懷清提出“曾杰刻制印章是為了廣西恒輝公司的利益,廣西恒輝公司后期的行為表明他們承認曾杰刻章,曾杰的行為不構成偽造公司印章。曾杰不是博融天街項目的管理者,曾杰派人到興仁簽約與后面發生重大責任事故也沒有關系,所以曾杰不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的辯護意見。

辯護人王智星提出“崔道明某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同意公訴人的意見,希望免予刑事處罰”的辯護意見。

辯護人蔣建全提出“劉光軍案發后積極組織參與搶救工作,有自首情節,屬于過失犯罪,且事后取得了被害人家屬的諒解,希望從輕判處并適用緩刑”的辯護意見。

辯護人羅天高提出“汪光明在重大責任事故中所起作用最小,自愿認罪,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

經審理查明:

一、偽造公司印章

2013年2月19日,被告人曾杰與廣西恒輝公司簽訂了承包經營合同,曾杰承包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進行自主經營,自負盈虧,每年需向廣西恒輝公司繳納費用。2013年曾杰在籌建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期間私自刻制總公司印章,被總公司人員發現后,2013年5月份總公司將曾杰刻制的印章收繳。之后曾杰再次安排員工到非正式印章刻制地點,私自刻制廣西恒輝公司及其貴州分公司的公司印章,2015年7月份總公司發現后將曾杰第二次刻制的公章收繳。兩次共計刻制財務印章、法人印章、合同印章等八枚。2014年曾杰用自己刻制的印章以廣西恒輝公司名義先后與博奧公司簽訂《聯合經營合同》,與錦繡都會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經鑒定,曾杰以廣西恒輝公司名義簽訂的上述合同中使用的印章與廣西恒輝公司的印章不是同一枚印模蓋印形成。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一)物證:廣西恒輝公司及貴州分公司的公司印章、財務印章、法人印章、合同章共計八枚;曾杰私人印章一枚。

(二)書證: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實興仁市公安局于2016年7月28日受理該案,并于同年7月29日立案偵查。

2.承包經營管理合同書、貴州分公司責任狀:證實2013年2月19日,被告人曾杰與廣西恒輝公司簽訂承包經營管理合同,曾杰承包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自主經營,自負盈虧,每年上交管理費。2015年3月7日,曾杰與廣西恒輝公司簽訂責任狀,其中規定分公司不得克隆公司證件、私刻公司印章、私自簽訂各類合同。

3.貴陽晚報公告:證實2015年9月24日,廣西恒輝公司在貴陽晚報公告,擬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注銷登記,自公告之日起,分公司再簽訂合同、從事新的民事法律行為與廣西恒輝公司無關。2016年1月14日到16日,廣西恒輝公司連續在貴陽晚報上登公告稱,廣西恒輝集團在貴州省范圍內,從未授權任何人對外簽訂合同或對外開設對公賬戶、收取業主工程款項等。

4.廣西恒輝公司文件、通知:證實2014年8月7日廣西恒輝向曾杰下發責令整改通知,2014年6月底廣西恒輝公司發現曾杰承包的貴州分公司存在:私自以廣西恒輝公司開設銀行賬戶,私自收取業主撥付的工程款,已嚴重違法違約。沒有按要求向總公司匯報財務報表,賬目混亂。限曾杰在接到通知后完善相關資料,以書面形式向集團匯報。2015年10月,廣西恒輝公司與曾杰解除承包經營管理合同書,注銷貴州省分公司,同時派駐檢查組對貴州分公司進行檢查。曾杰全面注銷本人假以公司名義在貴州省內私自開設的銀行賬戶。對曾杰私刻公司印章,假冒公司名義與他人簽訂合同的問題調查。

5.廣西恒輝公司員工表、養老保險繳費清單:證實至2016年1月4日曾杰仍是廣西恒輝公司員工,公司為其繳納養老保險。

6.廣西恒輝公司情況說明:證實2013年8月12日廣西恒輝公司收到曾杰交的第一年內部經營管理承包費人民幣30萬元,2015年1月29日收到第二年的承包費人民幣17萬元。

7.黔中早報公告:證實2013年7月27日,被告人曾杰在黔中早報上公告,2013年6月18日前曾任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負責人。2013年7月27日,廣西恒輝公司在黔中早報上公告,自2013年6月25日起,由王某金擔任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負責人,同時為規范公司內部管理和業務發展需要,自2013年6月25日起公司業務統一使用由廣西恒輝公司在公安部門備案的相關印章。2015年8月19日,曾杰在貴商經濟信息時報發表聲明,稱其2013年3月私刻了一套廣西恒輝公司印章,現聲明作廢,上述印章產生的法律責任和經濟糾紛由曾杰本人承擔,與廣西恒輝公司無關。

8.聯合經營合同、施工合同:證實2014年5月1日,廣西恒輝公司與貴州博奧公司簽訂聯合經營合同,聯合經營興仁范圍內包括博融天街城市綜合體、興仁中學附屬小學等所有在廣西恒輝公司資質范圍內可以承建的工程。博奧公司支付廣西恒輝公司管理包干費160萬元,分5年等額支付。2014年2月22日及6月22日,廣西恒輝公司與錦繡都會(興仁宏興置業公司)簽訂建筑工程施工合同。

9.提取筆錄、照片、用章審批會簽表:證實2017年2月17日,公安民警到廣西南寧市廣西恒輝公司提取黃某1本人書寫的新年賀詞一份,同時提取了曾杰自2013年11月27日至2015年6月10日期間,在貴州分公司開展業務時上報廣西恒輝公司工程項目的印章使用情況,共有12個項目,沒有貴州興仁的工程項目。

10.曾杰刻章和用章情況匯報、承諾書、公告:證實2013年5月21日被告人曾杰將私刻的公章上交。2013年6月3日曾杰向廣西恒輝公司作出刻章和用章情況匯報、承諾書,承認沒有遵守公司管理制度,于2013年3月10日自己刻了廣西恒輝公司一套印章(共六枚),并承諾上述印章使用后出現的問題一切由曾杰承擔。2015年7月30日曾杰向廣西恒輝公司出具“關于私自開設賬戶的報告”及“承諾書”,稱沒有按公司要求,自己私自開設賬戶,私刻公司印章、偽造公司證件,在貴州參加了51個項目的投標,因此產生的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均由其本人承擔。

11.貴州分公司合同臺賬:2013年至2015年,貴州分公司經總公司簽訂的合同計13份,其中沒有貴州興仁的工程項目。

(三)證人證言:

1.黃某1證言:我是廣西恒輝公司的法人。公司有一枚合同專用章、一枚行政公章、一枚財務公章,一枚法人代表私章。印章有專門的部門負責保管,有印章管理使用制度。分公司的公章要到當地的公安部門備案,分公司的公章必須由總公司經營二部保管使用,分公司的經理沒有權利保管。2013年2月13日曾杰到貴州分公司籌備,和我們簽有一份承包經營管理合同書。在籌備成立貴州分公司期間,我公司分管經營領導陳駿發現曾杰私自刻公司的公章,就派王某金過去負責公司的業務,陳駿督促曾杰將私自刻制的公章交回公司。2013年6月3日曾杰將私刻制的公章交回,并登報認錯。6月25日,我們公司也登報聲明,貴州公司由王某金負責,在貴州開展業務必須由王某金審核上報總公司,向經營二部申請使用公司在公安備案過的公章,同時曾杰也登報公告其在籌備期間私自刻制的公章出現問題由曾杰自行承擔。2015年7月31日曾杰又將私刻的公章上交總公司。2015年6月至7月的時候,我們接到黔西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和貴州高院發來的傳票,收到傳票之后,我們公司行政部二部和分管領導,組織排查相關項目,發現沒有與興仁博融養生城、興仁中學及興仁標準化廠房合同審批記錄及用章審批記錄,資金也沒有從我們總公司賬戶過,我們總公司沒有這三個項目的任何資料。我們向貴州分公司負責人王某金核實后,王某金追問曾杰他承認這三個項目是他接的,這時我們才知道曾杰背著我們用私自偽造的公章和公司證件與他人簽訂合同,事發后曾杰說愿意承擔一切責任,同意撤訴,讓我們不要報案。2015年12月,貴州高院凍結了我們公司三個賬戶4600萬元,公司才開會決定報案。我們公司有公章管理制度,我本人都沒有權利私自制作公司公章。

2.劉D證言:我們在貴州成立了一個分公司,并叫曾杰在那邊做籌備工作。我們發現曾杰私自雕刻公司公章,背著我們公司私自承接工程項目,導致我們公司被起訴,還查封凍結了我們公司賬戶。曾杰私自雕刻我們公司公章有兩次,2013年6月3日將第一次私自刻的公司公章上交到了公司經營二部劉J處,2015年7月30日將第二次私自刻的公司公章也上交到了公司經營二部劉J處,由劉J保管。2015年6月份,我們接到貴州高院和黔西南州中院的應訴通知才知道訴訟糾紛的相關工程都在貴州興仁縣,看了相關工程沒有一個是我們公司知道,問曾杰是怎么回事,曾杰一直推脫說他會去處理解決。后來曾杰拿了承諾書交到我們公司,我們就沒有追究曾杰的工程的出處了。2015年11月10日,我們的賬戶被查封凍結,我們才報案的。發現曾杰私自刻章后,公司作出調整,2013年7月27日,我們公司登報公告決定于2013年6月25日起由王某金提任貴州分公司負責人,在貴州內所有業務使用的公章必須在公安部門備案,使用也必須經申請公司批準,也公告了公章、負責人印章的樣式。

3.洪某證言:我是貴州博融養生城的副總,2013年我們公司準備做博融項目,因為沒有資質就掛靠在了廣西恒輝公司,掛靠五年,掛靠費每年32萬,總的160萬。當時我們的掛靠協議是和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老總曾杰簽訂的,他提供了廣西恒輝公司的相關資質。后來因為我們公司被起訴時,起訴的人連帶廣西恒輝一起起訴,司法機關就把廣西恒輝公司的賬戶凍結了,廣西恒輝說他們沒有授權給貴州分公司,他們就報案說曾杰私刻他們公司的印章做了虛假的工程合同。曾杰當時提供了廣西恒輝的整套資料,他們總公司授權了的。掛靠費當時是匯入廣西恒輝貴州分公司貴陽世紀城賬戶,這些賬戶都是曾杰提供的。

4.陳J證言:2009年至2013年我是廣西恒輝公司的副總經理。2013年我到貴州分公司檢查,發現曾杰偽造了公司的印章,有總公司的公章、分公司的章、法人章、賬務章共四枚。曾杰在總公司和分公司都沒有辦理手續的情況下,就使用總公司的章。很多必須經過總公司審核的項目資料,沒經過總公司審核就蓋了總公司印章,后面我就把這些印章帶回總公司了,曾杰之后登報承認了他私刻公章,自己承擔一切法律責任。我收走章后,和曾杰說除非有總公司的授權,他不能再刻公章使用,分公司有業務要到總公司蓋章。分公司成立后我按總公司的授權,到貴陽市備案后刻了一套分公司的印章,也是由總公司保客,沒有交給曾杰保管。

5.王某金證言:2013年3月18日我受總公司委托到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負責相關業務,帶齊公司證件到相關部門備案和辦理營業執照。我到之前曾杰怎么開展業務的我不清楚。我不懂一些工作流程,曾杰就說他有熟人可以辦理。隨后總公司就發現總公司相關證照都沒辦下來曾杰就已經開有賬戶了,隨后總公司副總陳J就到貴州分公司督促曾杰把私自刻制的公章及相關證照上交公司,于是曾杰就把私自刻制的公章及相關證照交到總公司經營二部了,同時登報申明貴州分公司負責人由我負責管理,重新啟用備案公章,所有業務都要經過我審核上報公司。后面開展的工程項目我知道的都上報總公司了。曾杰背著我承接的項目工程我就不知道了。到2015年7月份,總公司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有興仁博融養生城這個項目,我說沒有。我問曾杰后,曾杰就承認是他自己私自承接的工程。于是我就給總公司經營二部匯報了曾杰又私自刻制總公司印章及偽造證照承接項目工程。2015年7月份,曾杰又將私自刻制總公司印章及偽造的證照上交到了經營二部。

6.張某證言:2013年3月份左右我到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上班,曾杰叫我去私自刻制過廣西恒輝公司的公章。我刻過兩次,第一次刻的被總公司的收走了,曾杰又叫我刻一次,兩次都是在貴陽市金陽新區世紀城金源街上刻的,兩次刻制的人不同,都是躲藏刻制的,沒經營權那種。曾杰是老板,他安排我去找人刻的,刻章時是曾杰給我的公司印墨。第一次刻的是法人代表黃某1的私章和一枚總公司的行政公章。第二次刻的是一枚總公司合同專用章、一枚貴州分公司財務公章、一枚貴州分公司的行政公章。

7.田某證言:2013年2月份左右我到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上班,負責做招投標材料。博融養生城的合同是曾杰叫我和汪光明與博融養生城洪總簽訂的。廣西恒輝公司法人黃某1不在場。簽合同蓋的公章一枚是廣西恒輝公司公章,一枚是法人黃某1私章。公章是我從分公司帶去的。

8.汪光明證言:我在廣西恒基公司上班。興仁博融養生城的合同簽訂時我是在場人,我給博融天街做監理,我認識洪總,就帶田某去簽訂合同,田某代表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與博融天街簽訂的聯合經營合同。

9.薛某杰的證言:我是貴州科創建設集團的法人代表。2013年我準備承建貴州省興仁市宏興置業公司開發的錦繡都會第一期1、2號樓工程,就與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負責人曾杰簽訂了掛靠協議,曾杰提供了廣西恒輝公司的相關資質,我按照工程價款的百分之一支付掛靠費用。之后,曾杰傳了廣西恒輝公司的掃描件給我,合同最后需要廣西恒輝公司法人黃某1簽字,曾杰就叫我自己直接簽黃某1的字,之后我去城建局辦理手續時需要用廣西恒輝公司資質,我打電話問曾杰,曾杰就喊我照著廣西恒輝公司的印章刻章來蓋,他是認可的。施工到2015年5月份左右,因為工地上出了事情,宏興公司發函去廣西恒輝要求派人商討事情,廣西恒輝公司總部回復說總部對錦繡都會小區項目不知情。我和宏興公司找曾杰,曾杰說他自己處理,一段時間后曾杰處理不好,他才拿了一份報紙給我看,大致是他偽造廣西恒輝公司的印章,他承接的工程和他辦理掛靠和廣西恒輝公司沒有關系。掛靠廣西恒輝公司過程中,我都是和曾杰聯系的,我前后已經給了曾杰41萬元掛靠費,廣西恒輝公司對與我們公司簽掛靠合同這件事不知情。

10.黃某2證言:2014年初我與廣西恒輝公司簽訂承包經營合同,承包四川分公司經營。我是承包經營,是總公司派人來上班,我提供報酬,由總公司的特派員來處理公司印章問題,總公司的印章及相關證照等文件都是特派員帶到公司來的。2015年底2016年年初的時候,曾杰打電話給我要兩份分公司印章使用說明,我通過微信照相后交給了曾杰,也直接拿過復印件給曾杰,這兩份說明是我承包四川分公司時總公司的特派員帶來的,后面這名特派員因為急事退出公司管理,走的時候沒把說明帶走,各個分公司的經營模式一樣,其他分公司具體是怎么辦的我不清楚,四川分公司當時使用印章是總公司派人來管理,我自己不刻制印章。

11.劉某群證言:我是廣西恒輝公司的財務部負責人。2015年12月11日,我發現我們公司賬戶沒有錢了,總公司去查才知道是因為曾杰自己刻制印章在貴州承接的幾個工程引發訴訟,法院將公司的賬戶凍結了。曾杰在貴州分公司承接的興仁的房建項目沒有按總公司的流程及規定辦理,工程款也沒有走過公司賬戶。

(四)被告人曾杰供述與辯解:2013年我承包經營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時,從總公司那里得到了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安全生產許可證、稅務登記證、資質證書,其他使用的印章和資質文件都是我安排我的員工張某請人仿造的,但這是公司讓我們這樣做的。因為總公司發給了我們分公司一份“公司公章使用說明”,一份為打印版,一份為手寫版,手寫版為廣西恒輝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長黃某1于2013年3月親筆所寫,打印版為2013年6月3日所發,上面蓋有公司印章,兩份說明內容相同,說明中有讓我們分公司自己刻制印章。黃某1將分公司公章使用說明發給了四川分公司的負責人黃某2,之后黃某2將該分公司公章使用說明發給了我。博融養生城項目是我安排田某與貴州博奧建筑安裝有限公司簽訂的合同,監理方面是貴州博奧建筑安裝有限公司與汪光明簽訂的合同,用的是我自己刻的章。我經營貴州分公司期間,廣西恒輝公司用了我分公司在貴州的一個業績,將廣西恒輝公司的市政二級資質升為一級資質,所以我認為我分公司使用這些印章、相關證件和文件的時候廣西恒輝公司是知情和許可了的。我承包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后,第一年我打了30萬元承包費給廣西恒輝公司,第二年我打了32萬元到總公司賬戶,第三年也是這樣操作的,從交到總公司的保證金里扣除了34萬元。

貴州博奧公司被人起訴,因為博奧公司掛靠的是廣西恒輝公司,所以廣西恒輝也被一并起訴了,之后廣西恒輝公司的賬戶被司法機關凍結,廣西恒輝才作出全面檢查貴州分公司的決定,才告我私刻印章和制作虛假文件。但是我承包的所有項目投標保證金都需要經廣西恒輝公司的基本戶再回流到貴州各個交易中心,所有投標項目都需要印章等,說明我公司的所有項目廣西恒輝公司是認可的。我以廣西恒輝公司名義在貴州興仁簽訂了四個項目,因為項目不走招投標程序的,所以都是直接簽約,資金流都沒有經過廣西恒輝公司賬戶。2013年7月27日,廣西恒輝公司在黔中早報公告,公告發了之后我私刻的章被帶回公司了,所以我才自己刻了公章來使用,總公司一直認可和允許我使用我貴州這套公章和資質。第二次是2015年7月30日,我把偽造的公章交到總公司,一共三枚,又在報紙上發了聲明。

(五)實體印章鑒定意見、合同印章鑒定意見:證實被告人曾杰上交到廣西恒輝公司的實體印章5枚與總公司的真實印章5枚不能相互吻合,文字布局和文字特征存在差異。曾杰與貴州博奧公司簽訂的《聯合經營合同》、與貴州省興仁市宏興置業(錦繡都會)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所使用印章,與廣西恒輝公司的印章不是同一枚印模蓋印形成。

曾杰所提供的證據:手寫版和打印版的《分公司印章使用說明》,經查,手寫版經鑒定不是黃某1所寫,打印版上所蓋印章雖然是廣西恒輝公司的印章,但該份是曾杰從黃某2那里要來的,不是廣西恒輝公司授權曾杰刻制印章的文件,不能證實廣西恒輝公司授權曾杰刻制公司印章,故該證據不予采納。

二、重大責任事故

2016年8月25日16時20分許,位于興仁市東湖街道辦事處的貴州博融公司“博融天街一期~b區車庫、物管用房及商業”建設項目在屋面板混凝土澆筑完畢進行表面清光時,模板及支撐體系坍塌,造成正在施工的游某、劉某1、王某1死亡。經鑒定,被害人劉某1、王某1系多組織器官嚴重損傷死亡,被害人游某系顱腦嚴重毀損死亡。2016年8月29日,黔西南州人民政府成立事故調查組,經調查認定該起事故是一起生產安全責任事故。

“8.25”事故中,事發地是貴州博融公司投資建設的一期二標段工程,被告人崔道明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了承建博融公司的工程,崔道明成立貴州博奧公司,并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貴州博奧公司不具備承建貴州博融公司一期二標段工程資質,崔道明安排人員找到廣西恒基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負責人被告人汪光明,汪光明介紹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負責人被告人曾杰,與博奧公司商談掛靠具有一級建筑資質的廣西恒輝公司。2014年1月的一天,曾杰安排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員工田某帶著偽造的廣西恒輝公司印章及法定代表人黃某1的印章,與代表廣西恒基公司的汪光明來到興仁,分別與貴州博融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建設工程監理合同》和《監理項目管理責任協議書》,貴州博奧公司與廣西恒輝公司簽訂《聯合經營合同》。并約定由貴州博融公司代恒基公司編制工程項目監理規劃、工程項目監理實施細則和監理資料。由貴州博奧公司以廣西恒輝公司的名義組織工程施工并組建工程管理項目部,廣西恒輝公司提供技術、資質支持。之后貴州博奧公司以廣西恒輝公司的名義組建了項目建設機構,2014年2月13日,貴州博奧公司在本身不具備勞務發包資格的情況下與實際負責人為被告人劉光軍的“和興公司”簽訂《建筑工程勞務總包合同書》,2014年5月6日,又簽訂了補充協議,貴州博奧公司把興仁博融天街一期工程建設項目土建工程的勞務部分發包給和興公司。2015年11月復工后,在貴州博奧公司未對用于搭設模板的各種扣件進行抽檢、廣西恒輝公司及貴州分公司都沒有派人到施工現場、廣西恒基監理公司未派人履行監理職責的情況下,貴州博奧公司指派聘用的不具備項目經理資質的被告人韓樂建擔任項目執行經理在現場組織施工,指派聘用的被告人黃衛民擔任項目安全員。和興公司在施工過程中,明知施工的高支模無專項施工方案,不向工程總包單位提出所需的施工方案,任由勞務班組憑經驗違規施工。

綜上,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滿堂支撐架搭設不滿足規范規定的基本構造要求,支撐體系承載力不足,支撐體系壓曲失穩而整體坍塌,支撐體系使用的直接扣件、回旋扣件、十字扣件不合格。間接原因是:貴州博奧公司對建設工程的安全生產主體責任不落實;劉光軍組織施工中,施工員和安全履行工作職責不到位;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在經營過程中管理混亂,沒有認真落實安全管理責任;廣西恒基公司未到場履行監理職責;博融公司履行建設單位主體責任不到位。

另查明,2016年8月26日,貴州博融公司賠償了劉某1家屬經濟損失730088元,賠償了游某家屬經濟損失809729元,同年8月31日,貴州博融公司賠償了王某1家屬經濟損失826984.55元。案發后,六被告人經公安民警電話通知后主動到案。

庭審中,被告人對上述事實亦無異議,且有下列證據證實:

(一)書證

1.“8.25”事故調查報告、州政府處理意見的批復:證實2016年8月25日16時20分許,“博融天街一期~b區車庫、物管用房及商業”屋面板混凝土澆筑完畢進行表面清光時,模板及支撐體系坍塌,造成正在施工的游某、劉某1、王某1死亡。經調查組調查認定,該起事故是一起生產安全責任事故。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是滿堂支撐架搭設不滿足基本的構造要求、不符合規范要求、支撐體系承載力不足,支撐體系壓曲失穩而整體坍塌;間接原因是貴州博奧公司對建設工程的安全生產主體責任不落實;劉光軍組織施工中,施工員和安全履行工作職責不到位;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在經營過程中管理混亂,沒有認真落實安全管理責任;廣西恒基公司未到場履行監理職責;博融公司履行建設單位主體責任不到位。被告人劉光軍、曾杰、崔道明、汪光明、韓樂建、黃衛民對事故的發生均負有直接責任。

2.《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聯合經營合同》:證實2014年4月8日,廣西恒輝公司與貴州博融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承包范圍:貴州博融天街一期項目工程二標段。2014年5月1日,廣西恒輝公司與貴州博奧公司簽訂《聯合經營合同》,約定聯合經營的工程為貴州博融天街城市綜合體等在廣西恒輝公司資質范圍內可以承建的工程,聯營方式:貴州博奧公司以廣西恒輝公司的名義組織工程施工并組建工程管理項目部,廣西恒輝公司提供技術、資質支持。

3.《建設工程監理合同》、《監理項目管理責任協議書》:證實2013年7月20日,貴州博融公司與廣西恒基公司簽訂《建設工程監理合同》。工程名稱:貴州博融天街一期項目一、二標段。監理期限:從工程開工之日起至竣工驗收合格為止。約定由貴州博融司代恒基公司編制工程項目監理規劃、工程項目監理實施細則和監理資料。監理人義務:編制監理規劃,檢查施工承包人的工程質量、安全生產管理制度及組織機構人員和資質、對用于工程的材料采取平行檢驗或見證取樣方式進行抽檢等。

4.《建筑工程勞務總包合同書》:證實2014年2月13日,貴州博奧公司與和興公司簽訂《建筑工程勞務總包合同書》。工程名稱為貴州博融天街一期工程,施工范圍為施工設計圖所包含的建筑物及其附屬構筑物的所有勞務工程。合興公司對承包項目的安全施工負責,同時必須配備一名安全員,服從貴州博奧公司的安全管理,并在合同中特別說明:合興公司使用的塔吊設備及架管、扣件按市場價格只限于向貴州博奧公司租賃。

5.營業執照等資質文件:證實廣西恒輝成立于1996年,具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壹級資質。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在2013年3月11日成立時,負責人是被告人曾杰。廣西恒基公司成立于2006年,經營范圍為建設監理等。貴州博融公司、貴州博奧公司均成立于2013年4月2日,貴州博融公司經營房地產開發銷售等,貴州博奧公司經營房屋建筑工程、土石方工程等。

6.整改通知書、整改情況報告書:證實2015年11月20日,興仁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在檢查中發現博融天街一期工程存在較多問題,要求其全面整改。同年11月30日,廣西恒輝公司、廣西恒基公司、貴州博融公司三家蓋章簽字稱已全面整改,請求興仁住建局質監站核查。

7.打款憑據:證實貴州博融公司支付廣西恒基公司、廣西恒輝公司款項情況。

8.博奧公司工資表:證實被告人韓樂建、黃衛民系貴州博奧公司員工。

9.賠償協議書、刑事諒解書:證實2016年8月26日,貴州博融公司賠償了劉某1家屬經濟損失730088元,賠償了游某家屬經濟損失809729元,同年8月31日,貴州博融公司賠償了王某1家屬經濟損失826984.55元。三被害人家屬愿意諒解被告人劉光軍。

10.到案經過:證實六被告人經公安民警電話通知后主動到案接受調查。

11.戶籍信息、刑事判決書:證實六被告人的身份情況。被告人汪光明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偽造公司印章罪,2009年2月20日被貴陽市小河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

(二)證人證言

1.洪某證言:2013年,博融公司到興仁縣開發博融養生城項目的,因沒有資質所以通過介紹掛靠廣西恒輝公司,掛靠5年,每年費用32萬元,是和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老總曾杰接洽的,費用支付給了貴州分公司。我們與廣西恒基公司簽訂有合同,支付30萬元的費用。汪光明是恒基公司在博融養生城的項目總監,沒有到現場進行監理過。8.25事故發生時,韓樂建向崔道明報告,崔道明讓他組織救援,同時安排我向有關部門匯報,請求援助。博融養生城項目復工后,廣西恒輝公司沒有派施工人員到現場負責,博融養生城就自己組建了一個現場施工管理團隊。韓樂建擔任現場負責人,他是博融養生城項目聘請的。黃衛民是復工后組建的施工現場安全員。由和興公司施工,負責人是劉光軍。復工時我請恒基公司進行施工監理,但因經濟問題,監理公司一直都沒有來。

2.譚某證言:我在博融公司工程部從事土建質量檢查工作,但我沒有質檢員資格證。8.25事故中垮塌地在我工作質檢檢查范圍內。發生原因是模板支撐體系豎向受力桿變形。

3.聶某證言:我是現場施工員,我有施工員證,8.25事故現場是我負責的施工區域,腳手架的搭建我是檢查過的,沒有發現什么問題。我認為發生事故是因搭建的材料老化,搭建的鋼管材質不合格,扣件也不合格。

4.向某證言:我是博融公司的財務經理。廣西恒輝公司是興仁縣博融養生城在建項目的施工單位,廣西恒基公司是監理單位,我們公司與他們簽訂的有合同,費用都是打到他們貴州分公司的賬戶。韓樂建是博奧公司項目管理人員。

5.劉某2證言:我是和興勞務公司的施工員。博融項目部沒有事故地點的搭建方案,我是在網上找的超高層建筑搭建方案,由和興公司的木工班組對照方案組織施工,材料也是和興公司提供的。在搭建腳手架時沒有對材料進行抽檢。搭建好后我通知博融項日部的施工員譚鋼和安全員黃衛民去驗收的,驗收沒有問題就投入使用了。

6.田某證言:博融養生城的合同是曾杰叫我和汪光明與博融養生城洪總簽訂的,合同上的章是從分公司帶起去蓋的,還有黃某1的私章,黃某1不在場,都是我蓋的章。

7.劉某3證言:我是興仁住建局質監股負責人。博融天街項目施工單位是廣西恒輝公司,監理單位是廣西恒基公司。2015年11月份工程復工后至發生事故時,我去項目現場檢查四五次,下過兩次整改通知。檢查時發現施工單位現場人員履職不到位,無監理進行監理,無專項施工方案等,總體說施工現場管理較混亂。現場配備人員不足,主要是總工黃繼剛,現場經理韓樂建等,安全員只有黃衛民一人。我們在檢查中發現這些問題,但是思想上麻痹大意,沒有跟蹤督促整改。這些都是導致事故的原因。

8.徐某證言:我是興仁住建局安全生產管理股負責人。博融天街項目施工單位是廣西恒輝公司,監理單位是廣西恒基公司,2015年10月份左右復工后至事故發生前,我們去檢查過三四次,檢查發現外架、模板工程無專項施工方案,多次發現項目上沒有監理人員,下發了整改通知,但是因思想疏忽,沒有重視,沒有督促整改落實,我們監管不到位,未認真履行工作職責,對事故發生負有責任。

9.潘某證言:2014年我在博融公司上班,主要做辦公室工作。涉及廣西恒輝公司和廣西恒基公司的資料,都是我拿著去貴陽觀山湖世紀城找田江洪蓋章,兩個公司的印章都是田江洪保管,所以是一起蓋了再帶回興仁交給資料科。

(三)被告人供述與辯解

1.曾杰的供述與辯解:2013年4月份或6月份,恒基公司監理汪光明介紹興仁市博融養生城項目給我,我安排田鴻運和汪光明一起到博融養生城與興仁市博融養生城簽訂建筑施工合同,與貴州博奧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聯營合同,每年由博融公司交納32萬元的掛靠費,掛靠費用直接打到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賬戶。興仁市博融養生城與廣西恒輝公司打官司,2015年8月份,總公司登報并下文停止我在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一切權利。博融養生城項目在施工過程中聘請廣西恒基公司進行監理,主要由汪光明負責,項目也是汪光明來洽談的。在經營貴州分公司過程中,我自己刻了一枚廣西恒輝公司印章和一枚公司法人印章。

2.劉光軍供述與辯解:和興公司實際上經營和管理人是我。在整個項目施工過程中,我沒有見到過監理公司及人員在施工現場進行監督管理。事故發生地是我們勞務公司組織施工的,施工工人、塔吊及周轉材料(含鋼管、木方、板子)都是我勞務公司的。這次事故搭建的支架,搭建好后我們勞務公司進行自檢,也口頭通知博融養生城項目部來檢查的,但博融養生城項目部是否來檢查過我不清楚。按合同規定,鋼管、扣件由博融公司指定租賃。

3.汪光明供述與辯解:我于2013年7月份代表廣西恒基公司與貴州博融公司簽訂監理合同,內容是對興仁市博融天街一期工程一、二標段建設工程進行監理。我與貴州博融公司簽訂監理合同之后,公司派人到場進行過幾次檢查,但沒有派人到現場進行監督管理,都是博融天街房開公司自己施工,用我們公司的資質。2015年10月份復工后我公司就沒有參與監理了。我代表廣西恒基公司與興仁市博融天街簽訂合同,我本人不具備監理資質,從來沒有到現場履行過監理職責。2016年8月25日發生垮塌事故,屬于我們簽訂的合同監理范圍。

4.崔道明的供述與辯解:2016年8.25事故是博融工程一期工程B區臨街商業構筑物,工程項目施工是由廣西恒輝公司負責施工,現場執行經理是韓樂建。監理公司是廣西恒基公司,該公司現場總監是汪光明。我們因工程資質不夠,就和廣西恒輝分司簽訂聯營建設合同,由廣西恒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出資質和項目經理,貴州博奧公司出資金聯合施工,每年向他們支付費用。簽合同時是曾杰代表廣西恒輝公司簽訂。8.25事故發生后,我才知道廣西恒基公司貴州分公司是曾杰和汪光明合伙開設的。事故發生后我接到電話,就對事故處理作了安排,第二天我趕到興仁事故的民事賠償事宜已處理完畢,傷亡家屬情緒穩定。

5.韓樂建供述與辯解:2015年9月份,我到博融養生城工作,之后洪某安排我代表施工單位廣西恒輝公司在施工項目部擔任執行經理,負責施工現場管理及施工推進工作,沒有任命文件。項目主要由和興公司、重慶久安勞務公司負責施工,每周我都組織勞務公司人員開會,著重強調施工進度、安全等方面工作。我認為應該是搭建上的問題導致事故發生的,搭建支架沒有專門針對事發地的搭建方案,施工工人都是按平時的建筑經驗進行搭建。事故發生的地方屬于重慶和興勞務公司的施工范圍。和興勞務公司實際是劉光軍具體負責。在資料上,事故發生地的監理單位是廣西恒基公司,但我沒有見到過公司安排監理人員到現場進行監理。事故施工現場沒有施工方案,死亡的三名施工人員都是重慶和興勞務公司的工人。

6.黃衛民供述與辯解:我系興仁市博融養生城現場施工安全員,2015年10月復工后韓樂建安排我代表施工單位廣西恒輝公司在施工現場擔任安全員,負責施工現場安全檢查、巡查巡視工作,沒有任命文件。我不是廣西恒輝公司的正式員工,我的工資由興仁市博融養生城項目部發放。事故中死亡的三名工人是重慶和興勞務公司的,公司的負責人是劉光軍,負責該勞務公司的全部事宜。施工前沒有針對事故發生地點制定施工方案,沒有采取相應的安全防護措施,由勞務施工班組憑經驗自行搭建施工。事故的原因是施工時澆筑混凝土導致土質松懈造成的。我也沒有見到過監理公司的人。

(四)鑒定意見

1.尸體檢驗鑒定報告:證實被害人劉某1、王某1系多組織器官嚴重損傷死亡,被害人游某系顱腦嚴重毀損死亡。

2.檢驗報告:證實提取的鋼結構管檢測合格,直扣件、十字扣件、回旋扣件等樣品大部分指標不合格。

(五)現場勘驗檢查工作記錄、現場圖、照片:證實現場情況。

上列證據,經庭審舉證質證,查證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辯護人楊懷清提出“曾杰刻制印章是為了廣西恒輝公司的利益,廣西恒輝公司后期的行為表明他們承認曾杰刻章,曾杰的行為不構成偽造公司印章。曾杰不是博融天街項目的管理者,曾杰派人到興仁簽約與后面發生重大責任事故也沒有關系,所以曾杰不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的辯護意見。經查,曾杰第一次私自刻制廣西恒輝公司印章及黃某1私章等印章,公司發現沒收印章后,曾杰再次私自刻制廣西恒輝公司印章,在廣西恒輝公司并不知情的情況下,用私刻的印章與貴州博融公司和貴州博奧公司簽訂合同,并收取費用,曾杰身為廣西恒輝公司貴州分公司的負責人,實際上卻沒有按合同履行安全管理和技術支持等責任。因此曾杰的行為構成偽造公司印章罪和重大責任事故罪。該辯護意見不成立,不予采納。

辯護人王智星提出“崔道明某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同意公訴人的意見,希望免予刑事處罰”的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相符,予以采納。

辯護人蔣建全提出“劉光軍行為屬于過失犯罪”的辯護意見,經查,劉光軍是和興公司負責人,明知施工的高支模無專項施工方案,不向工程總包單位提出所需的施工方案,任由勞務班組憑經驗違規施工,最終導致8.25事故發生,因此不屬于過失犯罪,該辯護意見不采納。提出“劉光軍案發后積極組織參與搶救工作,有自首情節,事后取得了被害人家屬的諒解,希望從輕判處并適用緩刑”的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相符,予以采納。

辯護人羅天高提出“汪光明在重大責任事故中所起作用最小”的辯護意見,經查,汪光明代表廣西恒基公司與博奧公司簽訂監理合同,但實際上卻沒有派人到施工現場履行監理職責,其行為對事故發生負有直接責任,故該辯護意見不成立,不予采納。提出“汪光明自愿認罪,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相符,予以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曾杰偽造公司印章,其行為構成偽造公司印章罪。被告人曾杰、劉光軍、汪光明、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規定,因而發生生產安全事故,致三人死亡,情節特別惡劣,其行為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對曾杰應實行數罪并罰,對其余五名被告人應依法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予以確認。汪光明有犯罪前科,應從重處罰。六被告人均是接到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后主動到案,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庭審中自愿認罪,均具有自首情節。事發后崔道明安排博融公司積極主動賠償三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共計2366801元,使三被害人家屬的情緒得到安撫,且劉光軍取得了被害人家屬的諒解,均可減輕處罰。綜上所述,考慮曾杰、劉光軍、汪光明符合宣告緩刑條件,可宣告緩刑;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犯罪情節輕微,可免予刑事處罰。公訴機關建議:曾杰偽造公司印章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六個月至一年,并處罰金。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二至三年;劉光軍、汪光明判處有期徒刑二至三年;崔道明、韓樂建、黃衛民判處免予刑事處罰,符合本案實際,予以采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二百八十條第二款、第三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七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十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曾杰犯偽造公司印章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已繳納)。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被告人劉光軍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零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三、被告人汪光明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緩刑二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四、被告人崔道明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免予刑事處罰。

五、被告人韓樂建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免予刑事處罰。

六、被告人黃衛民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免予刑事處罰。

七、隨案移送的印章9枚,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翟紅果

人民陪審員  楊文品

人民陪審員  蔣家兵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

法官 助理  余 蓉

書 記 員  張甜甜




河南11选5软件